站点首页 收藏本站 ....

 

跟俄罗斯之声学俄语
站 内 搜 索



基础入门 俄语字母 手写体 字母书写教学 俄语字母俄罗斯

俄语常用语 欧洲标准俄语十二句 俄语我爱你 俄语数字 俄语人名
俄语分类词汇 生日快乐 俄语歌 俄语实用会话 俄语字母在线输入
俄语字母与基础会话 俄罗斯之声俄语教程 实用初级俄语
新概念俄语入门 电视俄语教程 实用俄语500词
有道俄汉汉俄翻译 千亿词霸俄语词典 | 俄语招聘求职
今日俄罗斯 俄罗斯留学 俄语俄罗斯微信 俄罗斯壁纸美图
俄语招聘求职
俄语俄罗斯微博
外语微信
外语微信公众号
西班牙语微信
意大利语微信
葡语微信 泰语微信
日语微信 韩语微信



联 系 合 作





标题:莫斯科打响‘俄语保卫战’

俄语被普希金称为“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它曾是世界第二大语言。但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全球化进程的日益推进,俄语地位却一落千丈。在一些独联体国家中,俄语不仅早已失去官方语言地位,而且目前正在失去通用语和族际交际语地位,甚至还有未来最终沦为少数民族语言和外语的趋势。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是文化的主要表现形式。而文化的国际影响力和感召力又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织部分。俄语在独联体各国地位的下滑引起了俄高层的密切关注,“俄语地位问题”已成为俄领导人最关注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之一。俄高层正在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进行着一场无声的“俄语保卫战”。 芳思·小语种 Chinawaiyu.com

独联体各国争先恐后搞“语言独立”

7月31日,俄总统梅德韦杰夫成功结束了对中亚国家塔吉克斯坦的工作访问。俄总统外事助理普里霍季科访问后对记者透露,俄塔两国总统重点讨论了俄语地位、等问题,塔总统拉赫蒙对梅德韦杰夫明确表示愿意继续在本国使用俄语,俄方对俄语在塔地位问题不再存有疑问。

而就在几天前,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向本国议会提交了一份新的《国家语言法》草案。根据该法案,俄语将在塔境内失去目前的族际交际语言地位。拉赫蒙对此强调,这将有助于提高人民的民族自我意识,增强爱国主义情感。而这却引起了俄媒体和专家学者的不安甚至是不满。其实,俄语在塔吉克斯坦的境遇恰恰折射出了俄语当前在独联体国家的失落和尴尬。
其实,原姓为拉赫莫诺夫的拉赫蒙对俄语“不感冒”已不是第一次。2007年3月21日,在塔历春节时,拉赫蒙在发表春节讲话时公开宣布,放弃自己原姓中的俄罗斯姓结尾“诺夫”,改姓“拉赫蒙”,并以此倡议塔吉克人回归历史文化传统,无论是人名还是地名都应具有本民族历史文化特色。结果,拉赫蒙这一改姓还引发了中亚国家的一阵不小的“改姓风潮”。

那为什么拉赫蒙要此时又要修改本国语言法呢?俄专家认为,拉赫蒙就是想用“俄语地位”问题来“敲诈莫斯科”,并从而获得财政援助,以拯救因资金短缺奄奄一息的经济。可见,俄语地位问题并不是简单的语言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因此,独联体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独立后不久便纷纷出台了国语法,千方百计地想通过“与俄语决裂”而达到“去俄罗斯化”的政治目的。

对此,哈萨克斯坦一位语言学家甚至直截了当地说,“如果一个民族的语言尚未独立,则该民族就不能被视为真正意义上的独立民族。语言就是权力,语言权力能提高民族素质和凝聚力。只有母语才能保护哈萨克斯坦人免受外来民族肆虐。 ”正是在这些意识的驱使下,独联体各国政府在独立后的十多年来一直都在意无意地矮化俄语地位,大幅度提高本民族语言地位。



“俄语正处在危难之中”



对于俄语地位的下滑,近年来一直十分关注俄语发展的普京夫人柳德米拉·普京娜曾痛心地大声疾呼,“俄语正处于危难之中”。俄专家们指出,普京娜的说法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对俄语面临残酷现实的真实描述。

曾几何时,俄语作为世界上两在超级大国之一——苏联的全民通用语、官方语和联合国6大工作语言之一,曾为全球第二大语言。据俄权威部门统计,20世纪70-80年代是俄语在全球传播最广泛的时期。截至1980年止,全世界有近3.5亿人懂俄语。而在1989-1990学年度,苏联各级学校就约有18万外国在学习俄语。

但苏联的解体给曾经“辉煌一时”的俄语以空前重创,俄语地位可谓“一落千丈”。讲俄语的人数骤减,不仅东欧各国纷纷将俄语拒之门外,原苏联的各加盟共和国也对俄语越来越不“感冒”了,甚至把俄语当成了“纯粹外语”,这或多或少让俄罗斯人感觉到尴尬,甚至是气愤。

记者在认真研究独联体各国《语言法》后发现,在原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中,俄语在俄罗斯被视为“国语”,在白俄罗斯被确定为“官方语言”,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被称为“正式语言”,在阿塞拜疆和塔吉克斯坦被称为“族际交际语言”。此外,俄语在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立陶宛、摩尔多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爱沙尼亚6个国家的“语言地位未明确”,在乌克兰被视为“少数民族语言”,在拉脱维亚被视为“外语”。

记者发现,俄语在独联体各国使用范围的萎缩不仅有各国政府的政治原因,还是俄罗斯在独联体各国“软实力”下滑的侧面体现。据调查,虽然俄罗斯族居民在俄罗斯占了78%、在白俄罗斯占10%、在哈萨克斯坦占26%、在乌克兰占17%、在吉尔吉斯斯坦占9%、在摩尔多瓦占6%、在阿塞拜疆占2%,在格鲁吉亚占1.5%、在亚美尼亚及塔吉克占不足1%,但是以俄语授课的学校在俄罗斯占了97%、在白俄罗斯占75%、在哈萨克占41%、在乌克兰占25%、在吉尔吉斯斯坦占21%、在摩尔多瓦占7%、在阿塞拜疆占7%、在格鲁吉亚占5%、在亚美尼亚及塔吉克占2%。

不久前,一位从乌克兰转到俄罗斯常驻的中国某媒体记者来到莫斯科后对本报记者感叹道,“到了俄罗斯真好!在乌克兰,无论是新闻发布会还是各种书面文件一律是乌克兰语,我在那里就是个‘文盲’。”这位同事的感慨,本报记者在外高加索3国工作时也深有体会。如果说走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大街上,与你擦肩而过的人们还是在用俄语交谈的话,那么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的街头能听到几声俄语就会让人“兴奋”一阵子。因为,第比利斯市政府有规定,在饭店、商店、公共汽车站等公共场所的明显标识必须用格鲁吉亚语。这与苏联刚解体时俄语“行遍”独联体相比,不能不叫学俄语的人感到一丝丝的“失落”。



俄打响“俄语保卫战”



早在1948年,曾率先提出对社会主义国采用“和平演变”战略的美国国会议员杜乐斯就曾说,“摧毁苏联,不需要原子弹,只需要暗示其各民族说,他们没有俄语照样能行。于是经济的、文化的和其它各种联系就会遭到破坏。苏联这个国家也将不复存在……”

实际上,从某种角度讲,俄语的兴衰与俄罗斯在其国内外的战略利益休戚相关,俄最高领导人已开始以战略的高度审视该问题,并把“俄语地位问题”列为俄高层需重视关注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之一。

俄某智囊机构的报告称,俄某些联邦主体内,由于自身狭隘民族主义情绪的提升,也陆续进行了一系列以强化本族语、弱化俄语为主旨的“语言改革”。而俄语在俄某些联邦主体内影响力的下降将直接导致俄国家统一根基发生动摇,使俄罗斯境内俄罗斯民族认同感的减弱。因此,俄语安全问题已成为俄政界和安全学界的关注焦点。

记者发现,在苏联时期,列宁谈论“民族平等”时总不忘强调“语言平等”,他虽支持在苏联推广俄语,但不赞成把俄语确定为“国语”。正在他这一主张的影响下,即使俄语是苏联的全民通用语,但苏联政府一直未把俄语确定为“国语”。直到1993年,俄联邦才在宪法中为俄语明确定为“国语”。从语言安全的角度看,这一失策的做法恰恰导致了俄语在苏联境内地位的“不动摇性”。

普京就任俄总统后于2001年签署总统令,要求纯洁俄语,以“确保俄语作为国语的最重要地位”。近年来,俄政府下大力气支持俄语学习和研究,并在世界范围内积极地推广俄语的使用。普京还多次强调俄语对外传播的重要性,并签署总统令成立“俄语世界”基金会,支持境外尤其是原苏联国家的俄语研究。此外,俄政府还将推广俄语的影响面拓展到互联网,并建立了一个俄英双语网站。

为进一步把俄语打造成国际交流语言,普京又于2007年亲自发起了世界“俄语年”活动。时任俄政府第一副总理的梅德韦杰夫亲自承担“俄语年”活动组委会主席。仅在2007年一年内,俄政府在“俄语年”框架内就组织了800多项活动。活动涉及独联体各国及欧、亚、非、南北美洲的65个国家。梅德韦杰夫当时对此次活动的意义的评价是:“我们会在发展俄语的同时推动我国的国家利益,并在与其它国家的相互协作中提高经济和文化实力。”

不久前,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又呼吁俄应当获得一个斯拉夫语的互联网域名,这被视为克里姆林宫推广俄语使之成为全球性语言计划的一部分。梅德韦杰夫表示,全世界有3亿人使用俄语媒体,斯拉夫语互联网域名将是提高俄语重要性的一个关键部分。他说,这将是他总统任期内的一项重要任务。梅德韦杰夫指出,“我们必须竭尽全力,保证在未来获得斯拉夫语互联网域名。这是俄语和斯拉夫语重要性的一个标志,我认为我们有很大的机会实现这一目标。”




2010/5/21 8:02:02(2875)
俄语俄罗斯招聘
跟俄罗斯之声学俄语
俄语俄罗斯微信
俄汉通 俄语电子词典
..........